罪与罚

《母亲》很棒,看一部这样的电影能激动半年,让我产生向人推荐的愿望。尽管已经看过好久了。网上已有N位业内人士谈过这片子,各位方丈长老的意见很在理。我补充说说自己的看法。最近学界有人提出中国电影要做“中莱坞”,但“中莱坞”怎么做?我认为这部电影就是个样板,奉俊昊的thriller绝对是制作本土类型片的样本。他是从anti-hollywood开始的(我不能说他anti-americain,不过也差不多),用亚洲人的伦理给类型片添加新的元素。《母亲》是一部anti-hollywoodian thriller suspense。拍的是侦破片,但不是连环杀手,没有精心策划的犯罪,没有高精尖的侦破技术,没有哪个骨科、测谎或心理学家最终成为破案英雄,更没有血腥惊悚场景恐吓和折磨观众,但它好看,有劲儿,扎实,是一瓶好酒,像2005年的拉菲卡瑟天堂,入口柔和,果味浓郁,有点酸,但回味强大。这个剧本一写完,确定由奉俊昊来指导,就已经成功百分之八十了。剧本真的很好,不能说经典,但确实是好故事。表面上讲案件,实际上讲世道人心,讲苦难的“下流”社会家庭如何陷入罪恶的循环而无法自拔。thriller suspense电影这个类型,某位穆尔维不是说:观众最主动地介入到追查凶手的活动中,可这部片子结束之后,到底谁是凶手?是那个傻儿子还是他母亲?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下流社会的受害者群像,严格地说,这个本身精神有问题的母亲就是凶手,但当初抛弃他们的父亲岂不更是凶手?这个崇尚上流社会而鄙视、作践底层穷人的社会就不是凶手?奉俊昊比宁浩强的地方(如果我们假设宁浩最有机会成为中国奉俊昊的话,其实高群书更可能成为这个角色),那就是:言有尽,意无穷,宁浩在这方面还差一头。 从本质上,《白丝带》与《母亲》探讨的问题是相似的:恶的起源与循环。估计有些人会不喜欢这部片子,因为《白丝带》最后对观众不负责任,他等于什么也没讲,没有故事、没有结果的电影还能是电影么?他甚至没有主角,《白丝带》是我最近几年看过的惟一没有主要人物的电影,主要人物是那个村庄,是一个可怕社会模型。导演通过一系列也很残酷的暴力行为告诉我们,恶的起源是不可解析的。影片描述了一群孩子(真实的凶手是这些孩子)在等级森严的制度下接受残酷的教育,最后成为教育暴力、家庭暴力和宗教暴力的牺牲品。但这些受害者在30年后构成了一个更大的恶的起源:法西斯。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站在替法西斯辩护的立场上,去批判西方社会的电影,真的太锋利了。Haneke绝对是一个强制性极高的导演,每个段落、情节、镜头、对白都是那么严谨,精确,他只让你看到这个社会被解剖的那个部分,其他的留给你反思和想象。这个村庄是西方社会制度的一个缩影,尽管那个时代已经离我们远去了,但我觉得影片在今天仍时代感,为什么,是因为我们并没有完全从那个还有男爵、神父和乡村教师的时代走出去,在我们的观念中,那个时代的观念、思维和罪恶循环仍然存在,贵族、等级、教育和阶级仇恨……《白丝带》讲的不是故事,而是讲了一种意识形态的诞生,所以同情在这部电影中是会被导演嘲笑的,因为没有人值得同情,他们是意识形态机器的一部分,在这个机制内部,无一幸免,都是恶的化身,如果说只有有罪的人才需要白丝带,那么,白丝带是献给那个时代、那个仪式形态及其相应的人性恶。Haneke是一个性恶论者,是一个冷酷的社会分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