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裸的波伏瓦

1月3日,法国著名周刊《新观察家》(La Nouvelle Observateur)出版了纪念法国著名女权主义领袖、作家、思想家西蒙娜·波伏瓦诞辰100周年的专题,专题名为“波伏瓦:丑闻中的女人”(Simone de Beauvoir, la scandaleuse),公布了波伏瓦生前的一些个人隐私。但问题不在于内容,而在于这期封面图片,竟然选择了1952年美国摄影师Art Shay在芝加哥拍摄的一张波伏瓦的“裸照”,一张黑白背裸照片,在照片中,波伏瓦刚刚洗浴完毕,对着镜子梳头。该照片在法国引起轩然大波,各大媒体、波伏瓦生前 好友及法国网民在媒体和网络上激烈争论。女权主义者称这种做法“无异于无耻地皮条客”。波伏瓦部分生前好友也撰文称选发该照片是不妥当的做法。
就愈演愈烈的争论,《新观察家》杂志副主编 Michel Labro不得不为杂志的行为进行辩护,他说:“Cette image illustre bien notre dossier qui montre le côté subversif, non conformiste, du personnage. Cela n’a rien de gratuit. Si on voulait faire du racolage, on ne ferait pas un dossier sur Simone de Beauvoir !……Il ne faut pas exagérer, on n’a pas fait un lifting ! On a un peu atténué les contrastes qui faisaient bizarre au niveau de ses jambes”,但我觉得,他的辩护真的很无力。读这本周刊的人,还是猎奇者居多,谁会把它看作一张具有历史意义的摄影作品呢?

该照片源自波伏瓦生前与美国共产主义者纳尔逊·艾格林(Nelson Algren)的恋情,该图片作者Art Shay是艾格林的朋友,1952年春,波伏瓦到芝加哥找艾格林,由于波伏瓦需要一个地方洗澡(不是淋浴,是盆浴),故而Art Shay为她找到一个朋友的私宅沐浴。据Art Shay讲,这不是一张偷拍的照片,当时波伏瓦自己没有关门,所以在她沐浴后,Art Shay就取出照相机,拍下了这个照片,据他回忆(此人已85岁),波伏瓦知道他在拍照并没有拒绝,还笑说他是“坏小子”。此间,Art Shay为波伏瓦和艾格林拍了很多照片,我们知道波伏瓦与艾格林有近15年的情人关系,留下许多照片。当时Art Shay没有发表这张照片,他说他后来找不到底片了,等找到底片时,波伏瓦已经逝世,无法征求她的意见了。鬼才相信。所以,这张照片于2000年第一次发表于他个人的摄影集中。显然,他的摄影集并没有《新观察家》杂志具有杀伤力。
就照片本身来说,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但事件本身,《新观察家》罪责难逃。一个有良知的媒体,不能为了追求发行量而不顾逝者的尊严,或许你在封面上选择另外一张照片,而在杂志里面发表照片,也是可以原谅的,或者该照片真的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新观察家》不是下等街头小报,而是著名时事观点周刊,这做法真让人失望。

《世界报》的评论:L’Homme qui a vu Simone de Beauvoir nue

照片在里面,本文拒绝任何转载,尤其是部分专门报道法国文娱消息的博客。


《新观察家》杂志封面

美国摄影师Art Shay及其妻子

4 thoughts on “赤裸的波伏瓦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