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

论文写完了,记一些琐事。老杨告诉我,说里尔一大附近有家打印社很便宜,彩色打印6毛欧元一张,于是想去看看。他偏要开他的车,说他的车有GPS,找路方便。

老杨不老,1984年出生的,湖南人,挺大的个子,学建筑的,理想是当“工头”。车痴,但凡有一个零件不好使,也要换新的。凡是跟我关系好的人,我都在姓前面加个“老”字儿,显得亲近。路上说,我论文写的电影,特有名,你看过么?我说了一下片名。“没看过!”他说。他不敢在我面前说看过什么电影,怕我臭损他。

这家店就在里尔一大地铁站一上来的地方,距离里尔有15公里,天晓得为什么要省打印的钱,浪费汽油到这来打印。店面很大,话吧、网吧、打印、排版和编订,很现代化。我们去的时候是正上午,店里只有几个学生在排版论文。老板是个穆斯林,一看就知道是摩洛哥或阿尔及利亚过来的,40出头,脸上有胡子,正在帮一个小姑娘上网。看我们进来,也没太理我们,告诉我们随便找台电脑打印就好。这次,我主要是看看打印效果。打印了一张,结果是黑白的,于是去问老板。老板说,打印的时候你们没调设置吧?于是过来帮我们打一张。

激光彩色打印,600dpi,效果不错。我把彩页递给老杨。老板眼睛尖,一眼认出亨利·方达:哎?这不是~x#@^&%么?他说的阿拉伯法语,我听个“亚利昂德”,没明白。他又认出查尔斯·布隆松,“傻勒·巴朗桑!Harmonica!”,这回我听明白了,原来是看到我们打印的《西部往事》的截图。我马上臭损老杨:你看看,人家打印的都看过这片子!老杨努努嘴,傻笑了一下。突然,老板尖叫起来,“哈里哈格玛褡,快来看,他是演员!”原来这个“哈里哈格玛褡”是坐在对面一个正在玩网友的阿拉伯人,老板的好朋友,于是跳过来看热闹。老板指着那张彩页说:“哈里哈格玛褡,沙拉,你看,他就是这小子!哈里玛荷哈里玛荷拉……”他指着老杨,比划着给他的哈里哈格玛褡看。我一看,原来是下面这张截图,再回头看看愣在身后的老杨:嗯!确实挺像!

6 thoughts on “老杨

    1. 不是所有的都是彩页,所以需要彩色打印的只有20多页,这样印10本,全下来只有200多页彩页,不多。学校给报销5本论文的费用,其余的自己支付。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