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的人

论文之后,感觉自己像一个长时间超负荷工作的操作系统,应该一切归零,重装系统,读书,看电影,完成那些因论文而推迟的工作。请大家放心,所有欠下的稿约,都在平稳地加速。我很少在博客上说自己最近在看什么片子。最近在集中看英国电影,有一部电影让我想张开嘴巴说两句。我曾写博客说,《老无所依》中那个古怪的发型设计来自一部英国电影《幸运的人》(O Lucky Man,1973),如果你还没看过林赛·安德森这部电影,一定要看看,这部电影实在太精彩了,我没想到还会在1970年代的欧洲电影中,找出这么好的片子来。我认为这部是林赛·安德森最好的电影之一,它让我兴奋不安。我要把这部影片加入到我的《欧洲电影的七十年代》中。看一下影片的截图,你大概就知道影片的风格了。它属于典型的“异类场景”电影,我这里所谓“异类”,不是说影片本身是“异类”,而是一种特殊的叙述方式和场面调度方式。影片全长接近3小时,是林赛·安德森这种风格影片中的力作,风情画一般充满讽刺、幻想、批判,它的超现实色彩让人无法相信来自以现实主义为基要元素的英国。影片中的歌曲特别好听。不知为什么,1970年代的影片总是吸引我,那时的电影拍得很有劲儿,力量很足。它不像《发条橙子》,只是形式上的无政府主义,这部电影是温和的,但骨头里刀子般锋利的无政府。

2 thoughts on “幸运的人

  1. 你如此推崇一部早就很著名的片子,看来我可以自我安慰影史上我还有许多重要片子没看了。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