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照进现实

影片的立意还是很新颖的,尽管整个剧本没有把这个立意深入下去,始终在这个立意的表层漂浮着。看的时候,想起一些类似立意的电影,比如波兰斯基的《死神与少女》。这个剧本的致命问题,是女性角色没有确立起来,编剧实际上确立了两个一模一样的角色,两个都很男性化的角色,看的时候我感觉,两个人把对白念错了,观众也不会发现,因为他们太像了,不想两个人,而是一个人在假想一个人跟自己对话。尤其这个女性,即使她是这种性格的女人,但也该还是女人吧,她的对话和动作要有一些微妙的变化,可惜只有对话,没有故事,角色的空间就很小了,《死神与少女》中,情节转折很大,西歌妮·韦弗演的女人,性格有好多次变化,最后她要杀那个男人时所承受的心理痛苦就非常饱满,可信。

剧本中,对话是很难写的,很难出来,但只有对话没有故事也不行,精彩对话的密度不能过高,关键时刻出对话,要比满篇精彩对话效果更好,份量也更重。

只有王朔?不行!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