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望

有时候,面对中国现实,我激愤得感觉无话可说。
我对中国现在的许多事非常失望,尤其是最近报道的关于中学生的事情,我认为90一代人的社会教育是全面失败的,当然,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也有一定责任,但我认为主要责任在社会教育,这些孩子成长在一个社会道德、责任和价值观迅速崩溃的时期,我觉得用“意识形态的转型”这种术语都无法描述我内心的失望和震惊。谁是社会教育,就是你,我,我们所有人,孩子们看到的这个世界中的每个人的言行,没能提供判断的标准。这不是孩子们的堕落,而是我们的失责。

关于新疆骚乱,我个人旗帜鲜明地反对民族分裂,反对暴力,反对分裂国家和煽动种族仇恨。前有纳粹,后有卢旺达和南斯拉夫,人文知识分子必须站出来为告知民众不能陷入“仇恨与土地”的历史深渊。写这些东西的书还少吗?这样的电影还少吗?我们不能让血流在土地上,种下仇恨,不能让《暴雨将至》《卢旺达酒店》这种事情再次发生了,那不但是中国的悲哀,也是整个世界的悲哀。是人性的悲哀。

中国媒体的表演也让人深深失望,十年前,做中国媒体的是一批精英知识分子,他们有文化理想和社会抱负,而今天,执掌媒体的是那些学术工业下培养出来的学徒工,他们根本不顾忌责任、理想,这些青年被现代城市汹涌的欲望吹拂着,一心打算成为财富和地位的占有者,过上布尔乔亚的生活。我说的难道过分吗?有些东西,媒体无能为力,这可以成为借口,但哪怕文化新闻和体育新闻方面,不但都毫无个人的价值判断,而且相互抄袭,完全不顾及媒体的社会责任。李连杰花1000万美元买豪宅算什么新闻?这算新闻吗?它向民众传达着什么信息?周迅分手算什么新闻,大众偶像在爱情上失败或不忠,向青年人传达着什么?为什么有人会做这样的稿子:央视最穷的女主播是谁谁,如果我说媒体在鼓吹“笑贫不笑娼”,过分吗?当年麦克尔·杰克逊出事的时候,中国媒体大肆跟着西方媒体鼓吹(中国一大批编译外媒稿件的外语专业的编辑都是没脑子的人),参与这个毁坏圣像的运动,如今又矫情地纪念,太无耻了。作为一个媒体,你连价值判断的延续性都无法保持,惠德勒的情况是一样的,当年有多少媒体大肆鼓吹惠德勒已经江郎才尽?说明你也是既得利益者,什么有利就做什么,毫不顾忌自己曾经说过什么,做过什么,这种不要脸跟腐败分子没区别。

《失望》上的10个想法

  1. Pingback: 失望 - 电影
  2. 原总以为国内诸多媒体不管如何下贱,总还有几分底线,但其实是早就不在的了……啊!

    虎皮兄发发牢骚而已,至于他是不是想责备谁,我看未必吧。何况,这又岂是他责备谁就能改变得了的?

  3. 是的,看着现实很失望也很悲哀,很心痛又无能为力。在某一小小媒体工作,做着令自己都感到恶心的行为,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跳出来,不做帮凶。

  4. 已经看不出虎兄在责备谁了,现实无处不失望啊。

    “问题太多,太复杂,要慢慢来,要摸着石头过河”。通常会遇到这种回答,可惜摸了20年居然还没摸到石头。

  5. 仔细想想,摸着石头过河,是多么的走一步算一步啊!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集体没有方向感,集体迷失,多么恐怖的一件事!

  6. 很多东西在孕育,胚胎阶段,我们现在感到的只是隐隐的阵痛,到了降生的那个时刻,才是真正的剧痛,到那时才是土崩瓦解,山蹦地裂的时候,谁也躲不掉,但降生的是一个健康的婴儿,还是怪胎,取决于现在,取决于过去。。。。。。。。。

    1. 我读你这些话,怎么感觉这么可怕?

      另外,我挺关心你那个关于巴黎的本子怎么样了?看没看尔冬升的《新宿事件》?描写在日本的华裔黑帮的,我觉得那个片子拍得太过了,剧情太夸张了,你们的故事最好做的老实一点。

  7. 唉,在这呆的越来越宿命论了。。。。。。。。。。

    本子还停留在梗概,我被忽悠的又弄了个国内的梗概,又给翁首名打工,都耽误了,您老在北京还是这边,想和你聊聊那梗概,有点卡。。。。。。

  8. 不知道你是否居住国内,宏大叙事的确占据了广大媒体,但是民间闲谈依旧存在。是否能在混乱的信息流中抓出序列的确是很需要能力,但是不容忽视的是政治体制对生产制度强大的支配作用。一种制度下有好的一面,75本身就是少数民族政经地位边缘化的必然。另一面就是愤青之语市场大大。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