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也抄袭?

转载自图宾根虞木匠的博客。这篇文章的观点我基本支持,除了这句:“我们高校里的博士、教授抄袭抄袭也就算了,反正国内学术圈是个烂圈子,没人当真。”如果中国的高等教育和学术工业都能默许抄袭,那你还能对别人有什么约束?我写的破东西还也被抄过几次,还有一些人的文章不能算抄我的文章,只能算用不同的词句阐述我曾阐述的观点和对象。周围一些朋友似乎在近几年也无一幸免,纷纷被抄。可我回国这一年,感觉有愈演愈烈的态势。戴锦华对我说,她想写一篇文章叫《呼唤伪善》,伪善是她一生所反对的东西,可到今天,人们连伪善都不需要了。从最近这些关于抄袭的风言风语中,我确实感到这一点,厚颜无耻可以当街过市了。我还有一点不明白,影评有什么可抄的?现在的人怎么如此急功近利?怎么这么既得利益?连自己动手写点东西都不肯了吗?写书还要用别人的句子。扭曲的学术体制会产生扭曲的个体,这其中些许可怜的客观因素,因为关乎现实生活,可影评、电影畅销书真不知道有什么好抄的。

中国影评圈的抄袭事件

图宾根木匠

老七几个月前就跟我提及了关于香港媒体人刘天赐的专著《僵屍與吸血鬼》有一部分与大陆港片专家魏君子的代表作《僵尸大时代:香港僵尸片来龙去脉》(此文后收入魏的专著《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中)出奇的雷同率问题。说实话,前一本书我根本没有看过,但是老七跟我详细讲明了两本书的相似之处,条分缕析,十分翔实。老七这人老实,说完之后还有点犹豫该不该把自己的这些想法公布出来,我当时就鼓励他:一定要公布出来!不公布对不起这么和谐的社会!

终于,老七这篇文章写出来了:http://www.mtime.com/my/stephenking/blog/2421125/。

老七功夫做得很到家,两本书中有一些段落基本一样,他都用红色字体标明了。大家可以看一下,完全可以自己做出判断。我先前跟老七也提过:你就是个C.S.I.,不用自己做判断,把事实摆出来,公众自有公断。

老七还是挺客观的,他将《僵屍與吸血鬼》的封面、目录都列在了文章里,而且他也指出:“文中分中国僵尸,吸血鬼,僵尸与吸血鬼三大部分,虽然之前就知道刘天赐是香港研究超自然现象的权威人士,但是该书的严谨还是让我肃然起敬。”不过,“两者最具争议的部分就集中在香港僵尸影视文化这一章节,涉及传统僵尸电影;功夫片与僵尸;喜剧与僵尸……这其中又以‘功夫片与僵尸’雷同最多,相似的段落几乎是同出一辙……虽然一些部分修改了部分用词和语句,看起来不一样,整个思路又是完全一致的。”

老七尽可能的联系了当事人,刘天赐先生没有联系到,他特意咨询了魏君子,魏君子明确表示是自己的原创作品。之后老七又发邮件询问出版方,不过信件如泥牛入海,自此没了下文(不过从出版时间上来看,魏著早于刘著)。

老七还咨询了业界人士,行内人说按照出版时间定谁抄谁都是不准确的,这个得看初稿时间。不过在我看来,毕竟现在是资讯社会,大家隔得这么近,这事很可疑——当然,也有可能就是真巧了:就像牛顿和莱布尼茨一样各自独立的发明了微积分。

这事还没完,前两天浏览到大陆知名的韩国电影评论家小韩的博客,她明确指出了在《海云台》的评论中,某导演居然也涉嫌抄袭了她的文章(原文:http://xiaohan0221.blog.sohu.com/130997862.html)。小韩是写给《南方都市报》的,某导演是写给搜狐网的,小韩后来特意向组稿方询问——“南都和搜狐的两位责编都是我的朋友,一位说,天下文章一大抄,一位说,就抄了两句算了,也许这类事他们看多了,麻木了。另一位朋友甚至跟我说‘别去张扬,人家以为你要炒作自己呢,人家不过抄袭了你两句比较重要的话而已,也算是人家看得起你’。什么世道,人家抄袭我的,感觉好像还是我做错事,连说都不能说。其实,我也不会怎么样,不过就是自家博客上抱怨两句。如果这篇稿子真的如责编所说,是导演自己写好发给他们的,那导演实在很!”

当然,我是在小韩的博客上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在这里引用、评论这篇文章也没有征得小韩的同意,如果引起任何不利后果,由我个人承担。

其实写文章有引用和参考是很正常的事,注明出处不就得了?难道这会显得掉价?按说某导演的《南京!南京!》我也说了不少好话,想不到他竟会犯这种错误?(当然这事还没有定论)

还有一本名为《台湾电影三十年》的专著,复旦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里
面关于《冬冬的假期》的评论文字与知名影评人木卫二早前的写作一摸一样(http://www.douban.com/subject/discussion/1064414/)。

我们高校里的博士、教授抄袭抄袭也就算了,反正国内学术圈是个烂圈子,没人当真。不过近些年高校也引入了论文机检机制,说是有个软件,只要把文章输进去,你抄袭了多少,有多少雷同率立马可以查出来。现在看来,是不是有必要在整个中国出版界也搞个机检软件?

抄袭还有种特殊情况,就是抄外国人的。这个很难讲清楚,本身把外国资料编译成中文,也算是一件好事。不过国内的翻译质量也很令人堪忧,例如某知名高校美国电影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译著甚多,其中有一本《逍遥骑士、愤怒公牛》,我看到网上就有人称其为“中国电影书籍翻译界的耻辱”(http://www.douban.com/review/2230694/),其质量之恶劣,由此可见一斑。

整个社会风气不正,难免影响到方方面面,本以为影评圈相对干净些,没想到现在乌七八糟的事也越来越多。其实影评并不是很难写吧,每天那么多新片、新资讯出来,国内的影评又相对薄弱,自己整理点思路,不就有了文章?我个人常看David Bordwell和Roger Ebert的博客,两位老先生这么大年龄了,笔耕不辍,也从未听说过有什么抄袭之事。

又想起梁文道先生在他的杂文集《常识》出版时说的话:这个社会不是需要什么高尚的道德良心,而是首先需要解决常识问题!

真要抄,你们抄得技术含量高点行不行?

《影评也抄袭?》上的6个想法

  1. 要做原创的影评!我在电影维基上开博客了http://blog.cinepedia.cn/hudi/
    请虎皮兄和各位多指教。

    hu di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