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手铐的法外之徒

3H10 To Yuma在西部片历史的角度上,有一个看点:戴手铐的法外之徒(Outlaw with manacles)。有人说,西部片是亚类型,意大利西部片是亚亚类型,那Outlaw是亚类型之亚原型,戴手铐的Outlaw就是亚类型之亚亚原型,意 大利西部片中戴手铐的Outlaw就是亚亚类型之亚亚原型,比如《黄金三镖客》中被好人挂在马鞍桥上,缚住双手大声骂天骂地的丑鬼,教授们高叫:看哪!那是个亚亚类型中的亚亚原型,丑鬼却说:when you can shoot, shoot! Don’t talk! 赏金捕手给Outlaw戴上手铐,但这并不保险。The Naked Spur, 1953, Anthony Mann

Budd Boetticher

最近在看Budd Boetticher的西部片,看了2部:《Seven men from now》和《Comanche Station》,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导演,绝对应该在西部片中占有一席之地,介于Anthony Mann和Sam Peckinpah之间,一个人心险恶的世界,当然,还是乐观结局,但这种乐观,就像Warlock一样,直到结尾的瞬间,happy然后end,仿佛为了一个happy endding而end。据说Comanche Station只拍了12天,想必也是个对电影拍摄了如指掌的人物,他喜欢与Randolph Scott合作,过去没看过他演的西部片。西部片中的男演员,真是越看越有味道,包括李·马尔文,都没觉得他也如此有魅力,怪不得,美国人不允许让丑化牛仔形象了。 几乎所有的西部片里都有牛仔,但不是所有的西部片里都有牛,但部部都有马,这些马太让人喜欢了,真威风,聪明,演戏卖力,马,绝对西部片历史上一个大明星。我什么时候能有匹那样的好马呢?哪怕是印第安人骑的那种也行啊。 另外看了1920年的《佐罗》,道格拉斯·范朋克的佐罗造型真够burlesque。20年代的电影的空间安排一定是相当困难的,完全靠固定机位的镜头剪接出来的空间,因为摄影机不能动,当摄影机不能上下左右拉伸时,空间感知完全靠数学一般精确的计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