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之边

天堂之边 《另一边》获得最佳编剧奖是无可争议的,剧本为影片的成功起到了核心作用,汉娜·许古拉(Hanna Scygulla)评价说:“这是我见过的最有力量的剧本。”青年导演应亮认为:“甚至是另一部《暴雨将至》!” 当影片第一小节“娅特之死”临近结束时,我曾对整部电影灰心了,认为这是一部非常平庸的电影,是剧本的力量让我重新对这个故事来了兴致。这个故事非常复杂,两个国家、三个家庭、两代人,在有限的时间内把这些关系交待清楚不太容易,当然,这个故事的结构与最近几年流行的“多线索交叉”的“马赛克叙事法”电影(《撞车》《巴别塔》)有些重复,我们甚至可以联想到《太阳照常升起》的时空交错结构与《另一边》的相似之处。但法提·阿金对伊纳力图式的叙事向前发展一步,他没有让这些故事像《暴雨将至》那样,像一个圆一样封闭对接起来,他利用了故事的偶然性,但放弃了《暴雨将至》中那种对偶然性的无限戏剧化,最终故事处于开放的状态,尤其关于艾坦的核心线索,奈嘉并不知道艾坦的样子,因此即使他最终通过苏珊认识了艾坦,也不知道她就是娅特的女儿,影片到最后,三个人物奈嘉、苏珊和艾坦彼此不知道他们之间存在着如此复杂的关系,艾坦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在德国做妓女,始终认为她是鞋店的售货员,更不知道她已经被奈嘉的父亲失手杀死,影片的最后,奈嘉被苏珊所感动,一个人来到海边,等待出海钓鱼的父亲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