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个原因让人忘记

对于阿萨亚斯的新片《登机门》,我曾在戛纳写过一篇短评。这确实不是一部值得进入竞赛单元的作品,尽管竞赛单元自身,也很难是优质的同义词。《村声》杂志说,只有一个原因让我们去看这部意美法中合拍的惊悚片,就是女主演阿西亚·阿基多(Asia Argento)。我的意见恰好不同,只有一个原因让人忘记这部电影的,也是她。布莱雅的《老情人》是去年我在戛纳看到的倒数第二难堪的影片,那部影片几乎让我看不任何正面的价值。我不想批评这位女演员的敬业精神,尤其是她的父亲还是意大利著名恐怖片导演,她可能表演很卖力,但她似乎格外用力,而缺少了女性人物的纤华, 仅表现女性狂野和性感。 作为一个男性观众,我实在受不了她那过于带有侵略性的暗示,这也可能是一种男权主义积习?我觉得她有一种令人不太舒服的性感,一种不现实的性爱挑逗。这种强悍不让让人肃然起敬。《登机门》是一部勉强合格的阿萨亚斯电影,失去了《魔鬼情人》那种妖媚和惊悚,能让人对现代社会充满恐惧,影片也似乎放弃了“双重运动中的镜头调度”(mise en scène en mouvement double),只剩下kiss kiss bang bang, 性与暴力,一种不太成功的口味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