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标准的电影

自从看过《二楼传来的歌声》,一直期待着看罗伊·安德森的新片,这种期待有点像期待姜文,他们的上一部都是2000年,而下一部,都过了7年。刚刚看过《你还活着》(Du Levande),我觉得一年能看上这样一部电影就满足了。智慧,幽默感,准确,深刻,最重要的,它是一部完全丢下当下电影标准不管的电影。这种电影我喜欢。 可能有两种电影我特别喜欢,一种是自下而上的,他们尊重规则,对艺术标准充满敬意,这种电影是从泥土开始的,从底层,从现实开始的,现实是至高无上的,不可逾越的。另外一种是自上而下的,它仿佛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因为艺术家的某种渴望而获得了重力,降临到世界,它完全藐视和无视现行的所谓艺术标准,人物、叙事、结构,他无所谓,好像从天上掉下来一样,他自己有一套自己的标准,这个标准是自圆其说的,而且最终它抵达了现实。罗伊·安德森就属于后者,姜文也属于后者。当然,很多艺术大师,都在创造自己的标准,梵高、毕加索、达利及后来所有的当代所谓大师,标准,是他们必须思考的问题,这包含创作的一切。不能说安德森有多么空前绝后,那太侮辱人了,我们在表现主义电影、 部分超现实主义以及布努艾尔的影片中,能看到安德森的过去,或者说看到像安德森这样思考的艺术家传统,布努艾尔也是创造标准的人,帕索里尼也是创造标准的人。诚然,很多年轻导演在拍前两部作品时,都恨不得打碎一切传统和标准,可区别在于,有的人善于打碎、破坏和诋毁,但他们不懂得建立和创造一套新的标准,最后就冒充一下假先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