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镖客的服饰

这是一个国内影迷自己做的大镖客玩偶,这个玩偶是以第二部为准的做的,右手带着皮护手,做得很漂亮,惟一缺憾的是poncho的颜色如果是绿色的就好了。 关于大镖客的装束,随便说两句。大镖客最有象征色彩的就是三样东西:poncho(墨西哥披毯),cigarillo(小雪茄)和revolver(手枪)。这个poncho很有说法,可以叫墨西哥斗篷或披毯,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是墨西哥苦工穿的衣服。美国电影的牛仔是不穿墨西哥服饰的。大镖客开场的第一个镜 头,是从身后拍这个披毯(美国电影也从不在背后拍西部英雄),混淆了这个人物的身份。美国西部片开场是地平线上驰骋着英雄的剪影,大镖客开场第一个镜头是一小块干裂的地皮,这个区别也是很大的。这是一个穿着南部军队靴子和墨西哥披毯的白人,人们就无法从装束上 辨认他的身份,是个没有名字、没有身份、没有回忆甚至没有什么表情的西部主人公。他的样子很奇怪,一个高个子牛仔骑着一头骡子,与《Shane》中一个小个子牛仔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完全相反。而Shane中,Alan Ladd穿得格外干净,色彩分明,而这个人物则懒散、有气无力、肮脏,胡子没有刮干净。美国西部片的英雄多数是胡子刮得很干净的,这当然不现实,John Ford的《My Darling Clementine》中,亨利·方达扮演的Wyatt Earp出场时,也是没有刮干净胡子,但他很快就到镇子里把胡子刮掉了。 第一部里,大镖客的右手遭到“变态胖子”(往往象征着凶残和愚蠢)施暴,所以 第二部,他的第一个镜头还是从背部拍,但是镜头对准了他的右手:他带上了一个皮护手。而据地方警长讲,他的名字叫Manco,西班牙语中指“一只手的人”。但这仍然像他的poncho一样,是一个“假象”。我们看到他点烟是用左手、在酒吧赌钱和格斗都是用左手,让观众感觉他的右 手坏了,其实没有,他的右手握着枪,随时可以开枪。这种皮护手,在西部片中并不是常见的道具,相反在史诗片中却经常见,古代英雄带护手(一般是金属的)起到防护小臂和手指的,而这个皮护手仅仅是个装饰。 皮护手没有出现在第三部。第三部开场时,也没有墨西哥披毯,他穿着长风衣,长风衣在当时的西部片中很少被使用,Ford在《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双虎屠龙)里,3个抢匪穿着长风衣。据Leone讲,他看到的西部片真实图片中,牛仔都是穿风衣的,以在放牧过程中抵挡风沙。直到第三部的最后,他在一个死去南方士兵的身上摘下 了这个墨西哥披毯,给他点上一支小雪茄,这是这个人物表现内心善良最关键的戏,这个动作也明确地表现出Leone对美国内战中的南方部队的同情,当然,贯穿整个三部曲,都存在这种同情,也是对美国历史的一种怀疑。依照Leone的意思是,第三部结束,才开始了第一部的故事,三部曲形成了循环。 至于小雪茄么,含义更加丰富,以后有时间再聊。莱奥内电影中,像这种细节特别多,他在人物造型和人物动作上提供的台词,要远远多于实际的台词本身。这与美国西部片大量对话也相反。 大镖客的外形和装束: 第一部开场第一个镜头: 第二部开场第一个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