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el Foucault

越来越觉得福柯比萨特重要。完全是个人体验。读福柯总有程度不同的收获和惊喜,仿佛禅宗所谓的顿悟。萨特则越来越没兴趣。福柯的研究还将继续下去,他的东西完全不是产生在传统知识体系上的,一条崭新的路,萨特则是把老路翻新了。 严格说,福柯不是传统的哲学家,他不仅动脑,而且是动手动脚的思想家。

抄袭冲动

不知道被人抄袭,是应该骄傲,还是应该颓丧。两年前的一篇旧文章,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月4号被广州的《信息时报》文化版抄袭,网址在这里,作者变成了编辑自己的名。这篇文章2004年11月发表在发行量至少超过15万的《看电影》杂志上,还是署名专栏的文章,后来发到我的博客上,链接在这里。《信息时报》抄了,又被抄,在这里,再被转,在这里…. 我估计抄文章的朋友是个新抄手,这种文章也抄,首先因为字数限制,文章发表时就是不完整的。就内容本身来说,普通读者能不能理解“异质”这个概念,就是一个问题,而且即使他们看 […]

美丽城补遗

  由于一直想写在巴黎美丽城的华人黑帮故事,所以对那里的事件特别留意。 巴黎的华人黑帮主要有福建帮、温州帮和东北帮,那里的故事比燕尾蝶还凄凉,比不夜城还残酷,当然也充满喜剧色彩和神话色彩。

无题

终于回到网上了,“终于”这个词用得感觉很悲哀,一个人终于又面对一个虚拟世界了,竟有那么积极,并且信任。两个变化,BLOG脑袋上让资本家贴了广告,让人无耻地掠夺资源,可能网上每一个招蜂引蝶的句子,屁股上都贴着广告,挂靠着某个网站的利益。第二个变化,网络真空期间,其实也没有完全真空,写了一首千古绝诗,是这样的: 身如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本来无一物,莫使染尘埃。 感觉熟吧,仔细对对,跟两首禅诗都不一样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