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祷一种良善

平安夜那天,我和阿辉在地铁里,突然一个法国人送给他一束花,一句话没说就走了,别人说他今年会有运气,他很高兴。 之后,一天夜里,写作 进入了一种粘稠状态,突然想和妻子看看香港老电影,我们随便找出了成龙的《奇迹》,津津有味,就又看了《红番区》。第二天,就传来了梅艳芳逝世的消息,好 像我们提前给她过了纪念礼,然后就是朋友们从国内发过来的电邮,说很伤感。今年,我们已经无法再伤感了。 当阿辉听到梅艳芳的死讯后,刚刚 恢复的好情绪又坏掉了,他说,老天爷太不公平。15年前,阿辉来到法国,4年前,一场病夺走了他的双眼和未 […]

仪式大于奖

不算大奖,也不算小奖,欧洲电影学院奖(EAC)各国轮流坐庄,这一轮于2003年12月6日在柏林举行。 这是我见过的最有趣的颁奖, 像个圈子里的大沙龙。舞台不大,一个大屏幕,下面不是观众,而是一桌一桌的酒席,电影圈里的人围坐其间,颁奖开始时好像已经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会抽烟的 人都毫不忌讳地一口一口吸着烟卷。主持人上来说话,下面还有人在碰杯。欧洲电影就是这么一个圈子,大家没必要矜持,奖一个一个地出,舞台边上有一面镜子和 一个漂亮女人,这里就是化妆间,她专门为上台颁奖的嘉宾补妆,摄像机就对准了一个一个即将上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