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的政治诗学

为热烈欢迎法国哲学家雅克·朗西埃同学5月到中国访学,特把这篇去年发表的文章拿出来,希望朗同学老人家可以感受到中国学人对他的好奇,和热情,和期待,期待中国社会现实能刺激他继续生产新的观点。

法国电影理论三个时期

为了清晰勾勒雅克·朗西埃(Jacques Rancière)这位哲学家的“电影肖像”,我们先把法国电影理论史上几个重要日期拿出来,围绕电影理论遇到的某些问题,建立一个具体的讨论框架。再结合十年来雅克·朗西埃在电影方面的述作,评述其电影美学的观点和价值。本文建立在这样一个对电影理论的认识之上:德勒兹(Gilles Deleuze)之后,电影理论似乎陷入困境、停滞不前。德勒兹抛弃了“作者论”和电影符号学的理论预设,在崭新的哲学语境中诠释电影史和电影美学的重大问题,开拓了电影理论的研究角度,也留下了诸多问题。对 […]

两个疯子的诞生

1952年,夏夜,意大利。影片L’uomo, la bestia e la virtù拍摄地,该片导演是意大利人Steno。影片男主角A君突然到副导演B君的房间找他。 A君说,“哥们儿,能不能给我当副导演和制片主任,我已找到了制片人,我做导演,咱明天就开机?”B君说,“好像,我们得把Steno的片子先拍完吧!” A君说,“拍什么拍?你不知道么?摄影师对这个片子的摄影非常不满意,Agfacolor洗出来画面像狗屎一样,大海都是红色儿的。我估计这片子再拍5天就不能拍了!” B君没同意。但影片真开拍了。 又一个 […]

纵深线

最近查阅资料时无意读到一段对达芬奇《最后的晚餐》的分析,才知道德勒兹所说的“ligne de fuite”,应该指“透视线”或“纵深线”。这个词是来自透视法,即引导视线从二维空间转向三维空间的那条标识线。想象如果光从字面上翻译,该多么可笑。不管如何翻译,最重要的是找到了一个理解这个概念的突破口。 ligne de fuite,说白了就是我们在立体几何中所说的Z轴。如果我们把平面几何看做二元思维(X轴和Y轴),那么这条纵深线,是打破二元思维的重要向度。从这个角度理解,这是个极其方法论的概念,任何东西都有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