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抓住大陆观众的心

《环球》:您怎样看待未来华语电影市场的前景?对华语电影发展有何建议?

侯孝贤:中国大陆电影市场非常庞大,规模可以相当于一个欧洲,大陆每个省的面积都相当于欧洲一个国家,中国人把自己的特色做好就已经很厉害了。

其实华语电影已经现代化了,电影结构和市场都已经现代化。从世界范围看,华语电影要走向世界首先就要做好自己,中国电影做好了自己的特色自然就是世界的,而不应该刻意模仿别人。电影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世界电影界要看的也是你独特的东西。

我认为,中国电影应该以华语进入世界。华语电影被国际市场接受,比大家都用英语更有意思。人家出个题目然后我去做,对我来说那只是硬挺。华语导演还是应该拍华语片,用母语打入国际市常如果世界电影都说英语,就没有任何意思。正是因为不同,但是又都能够接受,才有跨文化的意义。

《环球》:这次研讨会中,很多导演都提出要加强与大陆电影业的合作,您对此看法如何?

侯孝贤:在合作之前,最重要的是要分析各自的优势:台湾有什么,大陆有什么,香港有什么。只有互相合作,才能建立华语电影的强势区域。在我看来,台湾电影角度新、可以尝试实验性质的影片;香港有相对良好的市场机制,应该立足商业化和量产;大陆电影市场潜力巨大,拍摄题材也多,但角度还比较保守,亟待建立更加多元化的模式。

要建立华语电影的强势区域,一是数量上要量产,只有一年有100200部的电影量产,才有机会立足;二是题材上要树立体现华人文化优势的类型化电影。比如武侠片和警匪片,这是西方无法取代的,《卧虎藏龙》《英雄》和《无间道》等影片的成功就说明了这点。

《环球》:对台湾导演来说,大陆市场庞大复杂,似乎很难捉摸,您是这些年轻导演的前辈,认为台湾导演应该怎样进入大陆市场?

侯孝贤:我的意见是,对大陆电影市场及观众的口味有必要好好研究,但不能刻意迎合。

现在看来,如何抓住大陆观众的心,好像香港的导演快要摸通了,但台湾的导演却抓不住大陆电影观众的感受。对于大陆和台湾,尽管大家同文同种,但毕竟生活的具体环境有差异,要掌握一些微妙的人际关系,需要在当地呆上很长时间,所以台湾导演要拍和大陆导演一样的东西,是竞争不过的。

但是话说回来,差异也很重要埃眼光、眼界的不同,角度的不同,反而会有新鲜感。我觉得台湾年轻一代导演应当从这个角度来思考如何打开大陆电影市常要理解大陆观众,但电影拍摄角度可以与大陆导演不同,有不同才有吸引,这样才能令大陆观众耳目一新。

《环球》:在两岸电影拍摄题材方面,您对台湾导演有什么具体建议?

侯孝贤:太多题材可以去拍啦!现在两岸交流非常频繁,台商在大陆发展了20多年,来来往往,关系密切得不得了,动人的故事也太多啦!另外,中华传统文化有5000年的历史,博大精深,很多共同的历史题材,也是台湾导演可以选择的。

《如何抓住大陆观众的心》上的3个想法

  1. 蔡明亮导演新片《脸》日前杀青,近日却传出被台湾新闻局以片中“没有张曼玉这么贵的演员”,砍了125万的辅导金。

      东森新闻报道,近日,从台湾新闻局内部流传出《脸》一杀青,之前新闻局对此片通过的600万策略性辅导金,立即就被砍了125万。理由是,以焦雄屏、朱延平与王童为首的电影评审委员,因为蔡明亮后来没用张曼玉“那么贵的演员”当女主角,令他们认为影片不再需要那么多钱,所以才出此策。

      然而,台湾电影业界人士却有人质疑说,张曼玉拒演《脸》早在影片开拍之前,新闻局这些评审委员却在影片杀青后才出此“下”策,个中动机不免“引人遐思”。

      就此蔡明亮制片王琮转述现在人正在巴黎做后制的蔡明亮导演的话:“我们片子还没完工,所以一切只好以‘忍’为重。”

      王琮本人对此也不再解释什么,但却补充说新闻局竟然把该给他们的公文,还寄错了电影公司;并又叹气说,《脸》当初媒体一曝光获得600万辅导金,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他们发了,不仅工作人员要求加薪,就连他的房东也要涨房租。

      他说他现在正紧急联络法国那边,看能不能再紧缩预算,同时他也请法国那边的友人设法紧急调度资金。王琮再度叹气说,这部台湾电影最后能做到什么程度,恐怕要靠法“援”了。

    1. 我觉得是策略性新闻吧,焦雄屏不至于会在关键时刻害一下蔡明亮吧,这种新闻在这个时候出现,唯一的可能的好处是让法国人在后期制作方面少收一点钱,或者在法国争取到一笔后期资助。

      我猜的。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