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吕弗试戏

没想到特吕弗给合作多年的Jean-Pierre Léaud试戏的时候也是这么细的,导演有时候会会对某个看上去非常普通的动作要求特别高,而对另外一些戏可能很随便。其实分析影片,要抓住那些关键的戏,这场戏解读清楚了,全片的要旨就得到了。

舒琪:迷影淺說

「迷影人」(Cinephile)過去在香港一般被稱為「影癡」。這詞嚴格來說不算是翻譯,因為它本身早就存在,較屬最接近的對等詞。情感上,我會比較喜歡這個叫法,因為「癡」字本身帶有病患者的意思,但卻是介乎清醒/理智與迷糊的狀態之間,並有種義無反顧的意味。它的「最高境界」(廣東人的所謂「癡得夠勻循」) ,是一方面既身不由己,但也同時可以是一項自主的選擇。我覺得斷定一個人是否「影癡」,有個比較簡單而基本的方法。那就是跟他/她聊起電影時,只需看他/她的眼睛有沒有發光、閃亮——真正發癡的人的目光是呆滯的。(廣東話對這 […]

祝贺《特吕弗传》付梓

   千呼万唤,单老师终于把《特吕弗传》翻译完了。我保证这本书会是你读过的最优秀的导演传记之一。五月回国时,在单老师家里,看到他已经翻译过半,我读过原版,知道这本书的好处,也了解翻译它的难度,我很难想象单老师怎么这么快就翻译完的,难道他没看奥运?我觉得这本书的翻译质量完全没问题,我不敢说这本书将会是法语电影图书翻译的范本,因为暂时还没拜读译作,但绝对可以放心。单老师有丰富的翻译经验,他本人是电影研究领域的专家(不会出现“库罗萨瓦”的错误),加上他本人对这本书那份赤诚的热爱,这对于翻译来说太重要了,他渴望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