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电”之“影”

看了很多媒体、杂志以及著名影评人列的新千年十佳影片、三十佳影片名单。具体大家可以到这个“十佳爱好者组群”参观游览。我也感应时代潮流,“非应邀”地列了一个自己最关注的十位新导演, 名单附后。我觉得一年列十部是有可能的,但十年列十部,必然顾此失彼。但这个工作还必须做,而且应该让那些阅片无数、用几秒钟就能看出来是不是A片的“超级鉴片员”来做。著名影评人不能等别人请你,那个时代过去了。现在是一个哪怕你扯脖子喊都没人听你说话的年代。话语被不断稀释,搅成一锅粥,作为杂志和著名影评人,你必须提供观点。否则你的存在没什么 […]

江湖没有陷落

复旦大学出版社编辑、影评人黄文杰的书《陷落的电影江湖》已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3个月前,文杰来信,请我写一点评价,出于多年的神交,我同意的,但我认为他说把这篇东西作序只是客套,没想到他真的把这篇文章作序了,他的书叫《陷落的电影江湖》,如果你读了这本书就会明白,他所说的陷落,是对中国电影不断地忽视现实、远离现实的某种无奈,可我的文章却叫《江湖没有陷落》,因为我明白,只要在同龄人中始终有黄文杰这样执着地相信电影,并始终勤奋写作的人存在,这个江湖就有希望。从迷影的角度看,这个江湖远远没有陷落。

悲观主义与科幻电影

人们相信科技,相信科技会带来美好的未来。但科技一定会带来美好的未来吗? 人们如此信仰技术,因为人们相信技术会带来社会的进步,改善我们的生活。对科学技术的信仰,可能来自于马克思主义。人之所以是人而不是猴子,在于人能创造并使用工具,进行劳动,因而对工具的改造,彰显人性。其次,对科技的信仰来自科学精神成为知识的首要法则。形而上学没落的时代,实证主义推翻了形而上学,因为形而上学传统下的任何思考和判断都是不可验证的。科学取代了宗教,世俗化的市民阶层开始像信仰上帝一样把科学技术信封为神灵,这就是欧洲举办万国博览会时期 […]

知识阶层的布尔乔亚化

1978年到1989年和1989年到2008年,中国在这两个时期发生了多少剧烈变化,其中最隐蔽的一个变化似乎没有被高度重视,因为:时代的话语执行人,就是这个变化的当事者。这个变化就是中国的知识阶层在1989年以后,逐渐进入了富人阶层。他们的地位与之前完全不同,从某种角度说,他们成为1989年之前自己所批评的体制的受益者。我们可以看看身边那些替草根代言人:艺术家、作家、律师、记者、学者、艺人、公共知识分子和文化官僚,哪一个还处于贫穷当中,哪一个不是现有体制的受益者。这从侧面说明了2008与1989的区别。1 […]

与电影生活在一起

很久没有写网志,但这不意味着我很久没有想问题。当我很久没有遇到真问题时,就会感到不安。真的。 黄文杰兄寄来了他的书稿,并嘱咐为这本即将出版的书写点什么。对于还从没有独立出版过书的我来说,这有点勉为其难。我没有发言权。但我还是答应并写了一篇。我觉得黄文杰的做法与我是否独立出书没关系,他尊重我,并期待我的看法。人们不依赖世俗的文化等级来评判品味,是很难实现的。我期待一个没有权威的时代的到来,人与人是平静的欣赏关系。黄文杰的观点有许多是不避俗见的,这些观点被表达得很隐蔽,但读到那些句子时,还是让我很兴奋和不安。 […]